海内外上市利弊分析——寻找符合公司定位的资本市场之路
作者:运营中心 2020-01-22 14:04:31
嘉宾主持:深圳市金融科技协会副秘书长王冠

嘉宾:捷利交易宝执行董事、总裁万勇;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论坛组委会执行秘书长陈宗建;第一创业证券承销保荐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王勇;交银国际企业融资及资本市场部执行董事柯良蔚;同创伟业投资副总裁郑小宁;上海市锦天城(深圳)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孙民方。
(一)作为一个未上市的金融科技企业股东,怎么帮助被投企业选择最合宜企业自身适合资本市场之路呢?在决策是否上市过程中应该做哪些准备?
1. 金融科技企业类型与对策
从产业投资角度来看,金融科技的企业分为两个类型:偏技术型的公司,包括有硬件、软件,做各种技术设施平台类型的公司;偏运营型的公司,比如做流量获取、业务撮合,以及资金运营等等。从上市的角度来说,偏技术型企业更加适合于在国内资本市场去上市;偏运营型的公司,更加适合去国外资本市场上市。
2. 从企业规模和细分行业市场空间角度分析企业资本市场运作
部分行业市场空间相对比较小、企业规模相对较小的小而美的公司,更适合选择并购的方式实现资本市场的规划;对于体量大、增加速度比较快、行业市场天花板比较高的公司,更适合选择独立上市的路径。
3. 上市决策的注意事项
一是公司的体量,规模过小的公司不一定在早期就考虑上市;二是重点关注合法合规性问题,尤其在上市准备期。
4. 投资机构角度的建议
尊重企业发展的客观规律,根据行业自身特点,以及结合企业自身的状况提出切合实际的经营发展目标,兼顾速度和稳定性,不要追求盲目的扩张。
(二)已上市的金融科技公司如何看待上市对于企业的利弊?需要提醒准备上市的金融科技公司什么?挑选专业外部第三方合作伙伴的时候需要注意什么?
1. 上市对于企业的利弊问题
(1)益处
清晰的认识自己、认识公司、认识市场,倒逼出企业对趋势的研究;募集资金,是企业资金和行业的的安全垫;体现行业纵深,带来收购、兼并、重组机会;带来更多的商业和学习的机会。
(2)弊端
上市过渡期使企业经营者备受煎熬和考验,是巨大挑战;可能倒逼企业调整发展方向和策略,对经营产生影响;最大的风险是过度的期望带来的失序和失速,可能来自多方面。
2. 对准备上市企业的提醒
上市是起点,不是终点;考虑速度和厚度的问题,建议选择速度,生存为先;考虑深度和温度的问题,在自己的领域做到第一;全球化、智能化、场景化、数据化。
3. 挑选专业外部第三方合作伙伴的注意事项
明确自身在上市问题上的核心诉求;多做同类机构间的比较,预备充足的财务空间;与已上市的特别是新近上市的企业沟通,汲取经验教训。(三)境内上市公司选择境内或境外上市的主要考量因素有哪些?在不同的市场上市对公司治理和业务发展的意义有哪些?从投行的角度来看,上市对于金融科技企业的新要求有哪些?针对金融科技企业上市后估值倒挂比较严重的情况,金融科技企业应选择并购退出还是上市退出?
1. 考量因素
估值,A股较高;流动性,A股、纽约较活跃;上市进程,A股处于劣势,美国、香港上市确定性与时间上优势明显;法人治理,要合规经营。
金融科技公司选择上市地要兼顾速度和估值。特别是互联网企业,不是一定要在A股搏得高估值。
A股的短板可能会随创业板注册制实施得以弥补,但监管层、审核的观念转变将有一个过程。
2. 退出问题
硬科技企业建议选择科创板,政策友好,再审企业较少。
金融科技企业在A股市场受创新方面困扰,主要原因是法律界定和监管问题。这样的企业可以考虑选择并购方式退出。
(四)注册制试点对于金融科技企业上市提出的新要求哪些,或者开辟的新路径有哪些?注册制在申报流程和材料上是否有简化?
1.金融科技企业的上市路径
有科创属性的核心技术的企业可以考虑科创板,也可以考虑主板、中小板、创业板。
科创属性不是特别明显的企业,可以考虑境外市场上市,也可以考虑未来的创业板。通过修改《证券法》,从法律制度上为金融科技预留了空间,比较典型的是优先股的推出,可以同股不同权,以及上市保留期权问题。
科创板审核速度快,目前平均市盈率超过74倍,对于企业而言是不错的选择。
建议合规经营,做好规范,拥抱注册制,拥抱制度和法律创新。
2. 2019年传音控股项目
传音控股上市路前后历经六、七年时间,试图与上市公司并购重组方式上市失败,在申报上交所主板上市期间巧遇科创板注册制施行,冒险申报,成功上市。其关键点,在于科创板的定位是要求企业必须要有科创的属性,在上市过程中的反馈,跟交易所的沟通,最关键的难点是如何论证传音控股符合科创的属性。
(五)国际金融市场波动性增强,国际冲突的不确定性加剧,现在是否是中国金融科技企业去海外上市的好时机?在海外,特别在美国上市需要注意哪些风险?
主要的风险是思想观念上的风险,包括自身的思想观念、市场整体的思想观念和监管层面的思想观念,对比中美市场表现尤其凸显。对资本市场不了解,特别是制度陌生,是阻碍企业融入资本市场的重要原因。
企业谋求大的发展空间,长远的发展路径,应大胆认识风险,拥抱风险,真正建立自身风险控制机制。金融科技对于企业的帮助意义重大,市场前景可期。
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论坛组委会在2020年将通过举办国际论坛的方式,把世界性的以科技为主导的企业邀约到大湾区,帮助他们落地,升级赋能传统产业转型。
(六)大湾区的深交所、港交所,还有酝酿中的澳门交易所给资本市场带来哪些发展机遇?给大湾区金融科技企业对接资本市场带来哪些便利?
1. 大湾区各交易所对比与机遇
港交所的优势:标准的偏好和变革比较透明,接受同股不同权,态度上欢迎新经济企业。未来仍然对市值2亿美元左右的大型TMT企业吸引力较强。
澳交所定位是离岸人民币证券交易所,对标纳斯达克,特色是人民币计价和结算。目前澳门金融管理局已经将方案上报中央。对于其看法,应是偏向债券市场,未来发展股票市场的定位会偏向葡语系国家企业,或是欧洲企业,尤其是科技型企业的融资。
深交所创业板注册制是指2019年12月28日人大常委会的第15次会议修订的《证券法》,用注册来替代旧《证券法》的核准,为我国资本市场全面注册制改革提供了法律层面的依据和保障。
科创板上市对比港交所上市的优势:科创板现金流的收入、无形资产没有要求。这部分是比香港要求还低。香港主板,最近一年2000万港币盈利。
注册制试点亮点的预测:行业上更具包容性,不会突出硬科技,也不会与创业板冲突;不会主动降低业绩的门槛;强调以信息披露为主;可能不设投资门槛以增强市场流动性。
创业板上市成功率达到79.8%,略高于科创板;上市标准相应较低,更适宜中小TMT企业。
2. 粤港澳大湾区区域融合带来的机遇
市场看好科技新经济类,推动指数持续往高位发展。展望未来,有四个大的机会:
(1)市场下沉,三四五线以下的城市总人口有高达10亿,金融服务匮乏,金融科技可以覆盖这些客户;
(2)人群变化,90后、95后互联网原始居民的消费超乎想象;
(3)技术升级
(4)绿色金融可能成为经济发展的风口,金融科技对环保、节能和清洁能源的支持将是投资的切入点。